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
【被老婆控制性欲后的逆转】(全)作者:alex_010
本帖最后由 小邪无帝 于 2017-1-25 22:20 编辑
   【被老婆控制性欲后的逆转】(全)作者:alex_010

  【既然你的家人如此坚决,你不得不结婚,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。】杨雅抬眼直视紫熙的美眸,问道:【你敢尝试吗?】

  【尝试?】紫熙摇着头说道:【你让我尝试跟一个男人过夫妻生活?那还不如杀了我。】

  【你以为我愿意让你跟一个男人结婚吗?】杨雅非常认真的说道:【紫熙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,为了我,为了我们的将来,你一定要尝试。】紫熙说道:【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?什么唯一的办法,说来听听。】【你可以把江洲调教成你的狗,让他无条件臣服于你。】杨雅说道。

  【把江洲调教成我的狗?】紫熙摇着头笑道:【你开什么玩笑,这怎么可能呢?即便是对男人毫无兴趣的我也得承认江洲的优秀,他怎么可能无条件的臣服于我?】

  杨雅说道:【那可不一定哦,只要你能完全掌控他的性欲,不出两个月就能转移他的性趣。】

  【转移性趣?】紫熙饶有兴致的问道:【怎么转移,转移到哪里?】杨雅低头看了看紫熙脚上那双漂亮的漆皮高跟尖头鞋,说道:【比如,转移到你的高跟鞋上。】

  【我的鞋?】紫熙翘了翘高跟鞋的鞋尖,问道:【你越说越离谱了,我脚上的鞋跟江洲的性趣有什么关系?】

  杨雅说道:【正常男人的性趣都是女性的生殖器官,经过控制调教呢,是可以转移到其它地方的。】

  【呵呵 】紫熙忍不住笑道:【你觉得江洲那种男人会跟我的鞋做爱吗?

  就算会,怎么做?】

  【那还不简单。】杨雅起身将自己的厚底高跟鞋踩在沙发上,她说道:【用鞋底踩住他的生殖器,让他自己抽插,记得踩轻一点,让他的JJ有活动空间。】紫熙皱着眉头问道:【这样也能射精吗?】

  杨雅一本正经的说道:【当然可以啊,因为他的性趣已经转移,对女性的生殖器官再没有感觉,只对你的鞋有性欲。】

  紫熙伸手轻捂小嘴,说道:【天呐,如果那样的话,我用脚上的这双鞋就能满足他了,那他岂不是比狗还贱?】

  【只要你愿意,让他比狗贱十倍百倍都可以。】杨雅说道:【你甚至可以把他的性趣转移到你的排泄物上,到时候你就可以把他的嘴当成你的厕所了。】紫熙接着问道:【那样也能让他射精吗?】

  【当然能。】杨雅说道:【我学过性心理学,这是有科学依据的。】【直接排泄粪便到他的嘴里,我的天 】紫熙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:【我想着都觉得恶心,他吃着会不恶心吗?】

  【你会觉得恶心,他可不会,他觉得吃你的粪便就是跟你做爱,能让他射精的做爱。】杨雅说道:【为了能够享受这种高潮,他不但不会觉得恶心,还会跪着爬着哀求你赏给他吃。】

  【江洲是个好人,我肯定不会这么对他的。】紫熙说道:【其实,只要他不干涉我们,我很愿意跟他结婚的。】

  杨雅认真的解释道:【就算江洲因为爱你而不干涉我们,你一样要转移他的性趣。不然的话,他一个正常男人怎么解决生理问题?】紫熙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高跟鞋,问道:【江洲是个好人,我真不忍心用鞋底踩他的JJ,那真的太羞辱他了。】

  【我的大小姐,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?如果你成功的把他的兴趣转移到你的脚上,你的鞋上了,用鞋底踩他的JJ就不是羞辱他,而是帮助他。】杨雅说道:

  【因为他是好人,所以,你更要理解他的爱好。】【这个 】紫熙还是有些犹豫。

  【紫熙。】杨雅转身来到紫熙身前,蹲身央求道:【为了我们的将来。】【那好吧。】紫熙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紫熙是我心目中的女神,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,所以,当我向她求婚,她提出让我戴一百天贞操锁并以此考验我的忠诚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  新婚之夜,当我心甘情愿的为她戴上贞操锁的时候,我不知道,那一刻会成为我跌入暗黑深渊的开始。

  我以为戴一百天贞操锁,做一百天和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但是我错了,仅仅才过去十天,我已经欲火难耐得受不了了。

  吃过晚餐,收拾好厨房,我走进了客厅。此时,还没有脱下OL职业装的紫熙正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一只穿着肉色亮丝的漂亮丝袜脚正挑着脚尖上的漆皮高跟尖头鞋。缓步来到紫熙的面前,我蹲身轻声招呼道:【老婆。】【怎么了?】紫熙低头看着我,问道。

  我说道:【老婆,我憋得实在太难受了,能不能把贞操锁给我打开?】紫熙有些不悦的说道:【我们不是说好一百天的吗?】这件事情是我理亏,我只能陪着笑脸央求紫熙道:【先解开,一会儿再戴上行不行?】

  【那就没有一百天了。】紫熙说道:【江洲,你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承诺都兑现不了,让我怎么相信你会真心对我好呢?】

  我伸手抱着紫熙的大腿,软语相求道:【老婆,算我求你了。】【呵呵。】紫熙笑着说道:【你在求我呀,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?】嘿嘿,紫熙在笑,有门了,我马上问道:【老婆要老公怎么求呢?】紫熙微笑着反问道:【你说呢?】

  我说道:【还请老婆指点。】

  紫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:【我要你跪下来求我。】【这 这怎么行?】我再次央求道:【老婆,换一种方式行不行?】【那你就继续忍着吧,我洗澡去了。】紫熙作势要起身,我立刻说道:【老婆不要走啊,我跪还不行吗?】

  【我想看清楚老公是怎么下跪求我的。】紫熙起身来到没有茶几的另一边,端端正正的坐在独立沙发上还翘起了二郎腿。

  我来到紫熙面前,说道:【老婆,你可不能说出去的。】【呵呵。】紫熙笑着说道:【知道老公要面子,放心吧,这是我们夫妻间的小秘密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】

  为了即将到手的性福,我不得不暂时放下自己的尊严,乖乖的跪在老婆脚下,我可怜兮兮的求她道:【求老婆大人开恩,为我解开贞操锁。】【是暂时解开贞操锁。】紫熙看着脚下跪着的我,得意洋洋的笑着。

  【嗯,暂时。】我赶紧点头。

  紫熙说道:【解开贞操锁以后,要不要我帮你呀。】【要要要。】听到老婆的话,我立刻喜上眉梢,似乎觉得 这一跪赚到了。

  【不过呢 】紫熙似笑非笑的说道:【你得再给我磕三个头。】【什么?】我立刻反对道:【老婆你不能得寸进尺啊。】紫熙说道:【你都给我下跪了,还在乎多磕三个头呀?】【可是 】看到我还想再说什么,紫熙撒娇道:【哎呀,老公给老婆磕三个头算什么嘛。杨雅以前的男朋友犯了错,她什么都没说,她男朋友却当着我的面给她下跪磕头认错,好可怜的说,人家当时都没结婚呢。】我艹,难怪紫熙这么要求,原来是杨雅的前男友开的头,那小子也太TM没出息了。哎,紫熙没说错,跪都已经跪了,多磕三个头也不算什么。为了得到一次发泄的机会,忍一忍吧,我随即准备给紫熙磕头,但紫熙却阻止了我。

  【你就这么想给我磕头呀。】紫熙起身站到我面前,摸着我的脸说道:【老公,解开贞操锁再磕好不好?】

  事到如今,我能不答应吗?

  进卧室兜了一圈,紫熙拿回了贞操锁的钥匙,解开贞操锁后,我的JJ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。继续端坐沙发的紫熙说道:【老公,你该给我磕头了,没有响声不算哦。】

  【嘭嘭嘭!】我干净利落的给紫熙磕了三个头。

  紫熙向我勾了勾手指,说道:【起来让我看看我的玩具。】我起身来到紫熙跟前,紫熙伸出纤手弹了弹我的JJ,说道:【老公你真没出息,给我磕头都这么激动,都流水了。老实告诉我,你心里是不是很想给我磕头?】

  【哪有。】我说道:【憋太久了而已。】

  【哦,对了老公。】紫熙非常歉意的说道:【我那个来了,不能陪你,你得自己到卫生间去解决。】

  【啊。】我异常失望的说道:【怎么这么巧?】紫熙很无辜的说道:【是你选的时间不对嘛。】我轻笑着问紫熙道:【你不是说,你会帮我吗?】【好吧,看在你可怜兮兮的给我磕头的份上。】紫熙起身对我说道:【老公请坐。】

  嘿嘿,我兴冲冲的坐在了沙发上,紫熙说道:【先把眼睛闭上。】我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,很快,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压上了我的JJ,动了动了,哇,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,我惬意的睁开了眼睛,当我看清那团软绵绵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,我即刻不高兴的说道:【老婆你 你太过分了,赶紧给我拿开!】

  【江洲你 】紫熙立即缩回丝袜脚穿上了高跟鞋,她非常不悦的说道:

  【自己解决好自己戴上,还有九十天,以后再不要求我了,求我也没有用了。】紫熙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走进了书房,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难道 是我太过分了?

  紫熙生气了,我心目中的女神生气了 唉,男人要大度,紫熙也是知书达理的人,把道理讲清楚,她应该会理解的 我随即走进了书房,正坐在电脑前的紫熙看都没看我一眼,我来到

  她面前说道:【老婆,不要生气了好不好?】

  紫熙很冷静的说道:【我没有生气。】

  【我刚刚的语气是重了点。】我说道:【可你也不该用脚踩我那里啊。】紫熙说道:【怎么,嫌脏啊。】

  【不是嫌脏,而是 】我说道:【那地方是男人的尊严所在,你把它踩在脚底下,那不就等于在践踏我的尊严吗?】

  【那你还进来干什么?】紫熙说道:【赶紧解决好戴上贞操锁,你要不戴也可以,我们按当初的约定办。

  依照当初的约定,如果我不能履约,紫熙就会跟我离婚。

  我默默的转身走向了外面,我不能失去紫熙,但一样不能失去尊严,还是戴上贞操锁,再坚持九十天吧。

  【老公,你老老实实回答我,刚才舒服吗?】身后传来了紫熙的声音。

  【呃 】我回过头来说道:【是很舒服。】

  【夫妻是一家人,性生活只要舒服就可以了,你还在乎什么尊严?】紫熙说道:【要说尊严,男人把女人压在下面的时候,想过女人的尊严吗?】这个 我一时语塞,紫熙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哎,我回过头来,轻声说道:

  【老婆,我们一起忘记刚才的事情好不好?】

  【我可以忘记。】紫熙指着自己的丝袜脚说道:【她不会忘记,你刚才那么嫌弃她,她生气了。】

  紫熙语带哭腔,好像真的伤心了。我的天,我暗道倒霉,这位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,她要耍起脾气来,连她父母都没办法的。

  我说道:【我向她道歉还不行吗?】

  【好啊。】紫熙将自己的丝袜脚放在了电脑桌上,她说道:【过来道歉吧。】哎,这事儿弄得,我来到电脑桌前,低头说道:【老婆大人,对不起了。】紫熙摇着头说道:【没有诚意,她拒绝你的道歉。】好吧好吧,我再次跪在了紫熙的面前,我说道:【老婆,对不起,请你原谅我。】

  【给她磕头。】紫熙把丝袜脚放在了地毯上,这是要我在她脚下磕头了。

  如果没有之前向紫熙的下跪磕头,我是不可能做出这种让步的。不过,现在的我觉得,给紫熙下跪磕头好像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,至于向她的脚磕头,这跟向她本人磕头有区别吗?

  我抬头问紫熙道:【如果我磕了头,你的脚一定能原谅我吗?】【扑哧 】紫熙再也忍不住了,她说道:【放心的磕吧,我怎么舍得一直为难老公呢?】

  罢了罢了,只要心目中的女神高兴,我贴着紫熙的丝袜脚磕了一个响头。但是,当我准备抬头继续磕头的时候,紫熙一脚踩在了我的头上,她问道:【江洲,你服不服?】

  我不敢强行抬头,只能说道:【我服。】

  【当我五分钟的踏脚石,你愿不愿意?】头上传来了紫熙的声音,她说道:

  【你要想像刚才那么舒服到高潮的话,不要反对哦。】我说道:【我愿意。】

  【嘻嘻,这还差不多,那我就踩着你的头上网啰。】我能听到紫熙的声音,却看不到她的动作,此时的她,正把摄像头对着她的丝袜脚,也就是我的头。

  接着,紫熙输入聊天信息道:杨雅,看我脚下踩着什么?

  【江洲?】杨雅立刻发来的讯息,她道:哇,紫熙,你好厉害,这才十天哎,我以为至少需要一个月呢。

  紫熙用力的踩了踩我的头,接着回道:本来没这么快的,他今天气到我了。

  杨雅回道:他怎么气到你了?

  紫熙将摄像头恢复原位,回道:我按照你说的步骤,用脚踩他的JJ,我竟然冲我发脾气。发点小脾气也就算了,他还不肯向我道歉,害我要说软话诓他回来。哼,他不是不愿意吗?我偏要让他求我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  杨雅打了个省略号,道:你这样操之过急了。

  【没有吧。】紫熙接着道: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就容易了。刚才让他给我下跪,他扭扭捏捏的不愿意,现在不用明说,他已经开始自觉的向我下跪了。至于磕头垫脚什么的,以后会成为他的家常便饭的。

  杨雅回道:你的进度超过时间表太多了,也许是我没有把你的个人魅力计算进去吧。

  紫熙问道: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让他给我舔鞋底了。

  杨雅立刻回道:不要这么快,要循序渐进。用鞋底让他高潮一次之后才能让他舔,江洲是一个爱干净的人,踩过JJ的鞋底能降低他在卫生方面的敏感度。

  紫熙说道:好吧 嘻嘻,调教男人好有成就感,我现在好想看到他做我的狗的样子。

  杨雅道:好了,第一次踩人家的头不要太过分,是时候给他奖励了。

  紫熙回道:嗯嗯,我先把他踩射再说。

  关闭了即时通讯,紫熙松开了穿着秀丝的美足,她说道:【表现不错,你可以起来了。】

  我抬头准备再给紫熙磕头,紫熙再次阻止了我,她说道:【怎么,给我磕头会上瘾啊。】

  说完话的紫熙指了指脚下的地面,说道:【看在你的头踩着很舒服的份上,来,跪到这里来,让我用脚来践踏你的尊严。】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被紫熙踩在脚下的时候,我特别的兴奋,JJ一直硬邦邦的。此时此刻,我哪还顾得紫熙的奚落,我立刻跪行上前,把JJ送到了她的小腿边。紫熙伸出丝袜脚,用脚尖勾起了我的JJ,看着我不停滴水的JJ,她笑着说道:【看来,踩你的头不止让舒服,你也很舒服啊。瞧瞧,瞧瞧,这么多的水。江洲,你老实告诉我,你心里是不是很渴望被我踩?】【哦哦。】紫熙的脚玩得我的JJ好舒服,我忍不住叫出了声。

  【呵呵,原来你这么喜欢跟我的脚做爱啊。】紫熙脱下了另一只高跟鞋,两只丝袜脚一上一下夹着我的JJ,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。

  【说话啊,你是不是很想跪在我的面前?】紫熙继续问道。

  我说道:【哪有,我是憋得太难受,受不了你带给我的刺激。】【嗯,你难道不想给我下跪吗?】紫熙放慢了脚上的速度,力量也减弱了,刺激的舒服感觉大不如前。我立刻【承认】道:【是,其实我很喜欢跪在老婆面前的感觉。】

  我这话一出口,紫熙随即加快了脚下的力度和你速度,舒服的感觉更胜从前,她又问道:【你心里其实很想给我磕头,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,对不对?】【对对对。】我立刻点头。

  舒服的感觉再次减弱,紫熙笑着问道:【对什么?】【其实我早就想给老婆磕头了,只是一直不敢说出来 哦 】在我说话的时候,紫熙的脚再次夹紧了我的JJ,她接着问道:【被我踩在脚下的时候,你的JJ一直很兴奋,你很渴望被我继续踩下去,对吗?】兴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我知道紫熙想听我说什么,便装模作样的说道:

  【老婆,对不起,我惹你生气其实是希望被你惩罚,你一定要原谅我。】紫熙把整个脚底贴在我的JJ上,不停的上下搓动着,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天堂的门口。

  紫熙再问道:【你想要什么惩罚?】

  我说道:【我想匍匐在老婆脚下,我渴望被老婆踩着脑袋。】紫熙问道:【还有呢?】

  我的声音分外激动的说道:【只要是老婆给我的惩罚,我都渴望得到。】【呵呵呵 】紫熙笑着问道:【如果我让你舔我脚下的这双高跟鞋呢?】我不假思索的说道:【我愿意。】

  【如果我让你舔我的鞋底呢?】紫熙问道。

  当时的我以为紫熙是在戏弄我,便满口答应道:【我愿意。】紫熙问道:【江洲愿意什么?】

  我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【江洲愿意舔老婆的鞋底。】【到关键时刻了哦。】紫熙问道:【你老婆是谁,你想求她,求她允许你为她舔鞋底,对不对?】

  真的到关键时刻了,我已经推开了天堂的门,天啊,为了下一刻的飞升,我什么都愿意啊。我说道:【江洲祈求叶紫熙女神,请允许江洲舔她那高贵的鞋底。】【看你这么可怜,本女神就答应你这一次吧。】说话间,紫熙便把刚才放在电脑桌上的高跟鞋拿了起来,她将尖桃形红色鞋底对着我的嘴,说道:【舔干净点哦。】

  【老婆,你玩真的?】我一直以为她是说着玩的。

  【嗯,你想让女神的脚停下来吗?】紫熙用命令的口吻说道:【伸出舌头,舔我的鞋底!】

  不能停啊,我马上就要爽上天了,在性欲的驱使下,我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舔在了紫熙的鞋底上,就在这个时候,我不由自主的射了,我的JJ在紫熙脚下疯狂颤抖的同时,白色液体也在四处乱溅,记忆中,这是我有生以来射得最多的一次。

  【呸呸呸!】高潮刚过,我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向外吐口水,紫熙的鞋底并不脏,味道也不算太难尝,但那感觉恶心啊。

  【行了,别吐了,舔我的鞋底都舔射精了你还装?】紫熙翻过鞋底看了看,点头说道:【嗯,舔过的鞋底就是比没舔过的鞋底干净。】接着,紫熙将高跟鞋的鞋底转向我,说道:【你看这里,有口水印记的地方是不是很干净?】

  我有些不满的说道:【老婆你趁人之危。】

  【什么趁人之危啊。】紫熙说道:【也不知道是谁一口一个叶紫熙女神,跪着哭着求着要舔我高贵的鞋底。】

  听完这话,我才想起自己还跪在地上,连忙起身之后,我说道:【我去洗手间。】

  【记得戴上贞操锁。】紫熙说道:【要不然的话,我就把这鞋拿给我妈看,她就不会担心你欺负我了,哼哼。】

  挣脱了性欲的束缚,我立刻恢复了神采,我说道:【喂,我给你下跪磕头的事情,你可千万不要跟外面的人说啊。】

  【你给舔我鞋底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跟外面的人说呢?】紫熙笑着问道。

  【好了,我听你的,戴上贞操锁行了吧。】说完话的我走出了书房,嘿嘿,还有九十天,我忍。

  我走之后,紫熙再次打开了对话窗口,弹窗过后,另一端的杨雅发问道:怎么这么久,你让他射了几次啊?

  紫熙回道:就一次啊。

  杨雅回道:想不到江洲在这方面还挺强。

  【嘿嘿,对了。】紫熙一边笑一边回道:我刚才让他舔我的鞋底了。

  【他舔了 】杨雅随即回道。

  紫熙回道:那是当然,我让他舔他敢不舔?

  【没道理啊。】杨雅回讯息道:江洲怎么可能轻易为你做这种事?

  紫熙回道:你不是说,只要完全控制他的性欲,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也没事的吗?

  【哦,我明白了。】杨雅回道:你趁他快射的时候提出的过分要求,对吗?

  我的大小姐,不要再破坏计划了,行不行?

  【好吧。】紫熙回道:对了,江洲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,他要横下心来坚持九十天,我该怎么办呢?

  杨雅回道:放心吧,他的性欲越强就越难逃脱性欲的束缚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二十天后

  这些天,我一直在看建筑设计方面的专业书籍,这大幅度的冲淡了我对性欲的渴望,还有七十天,我相信我能坚持到最后。事实上,我对紫熙用脚给我【飞机】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,她真的太不把男人的JJ当一回事了。

  我不知道,此时的紫熙正在为我着急,她在 上对杨雅道:YY,我有点后悔了。

  杨雅一连打了几个感叹号,然后道:紫熙,你是不是爱上他了?

  【哪有?】紫熙回道:他最近一直在用拼命工作的方式抵御性欲,而且相当的成功,看着他那甘愿为我禁欲的样子,我觉得他是真爱我的,我可以不接受他,但不能伤害他。

  杨雅回道:紫熙,你始终要记住一点,你没有伤害他,你只是在转移他的性趣。转移成功后,他跟你的鞋做爱也能获得快乐,这跟其它做爱方式的结果是一样的。如果你觉得你这样做对他有所亏欠,以后可以对他好一点。

  紫熙回道:可是,到了那个时候,他已经沦落到跟我的鞋做爱的地步了,我不可能让一张成天给我舔鞋底的嘴接触我的身体,更不可能让一条被我踩在脚下的JJ触碰我的身体,我还怎么对他好呢?

  杨雅问道:前些天去商场的时候,你让他帮你挑鞋了吗?

  紫熙回道:嗯,挑了。

  杨雅问道:他给你挑的都是什么款式的鞋子。

  紫熙回道:都是高跟鞋,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了?

  杨雅回道:如果你以后还记得今天的话,想对他好一点,那就多穿他喜欢的高跟鞋,多给他为你舔鞋的机会。

  紫熙回道:让他天天给我舔鞋就是对他好吗?

  杨雅回道:紫熙,你还不明白吗?到了那个时候,在他眼里,你的鞋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做爱对象,让他给你舔鞋就是给他亲热你的机会。你想一下,你现在要跟他亲热,他会拒绝吗?你让他跪在地上舔你的高跟鞋,你觉得这是在侮辱他,但他不会这么觉得,他会觉得,你允许他舔你的鞋就是对他的恩赐。紫熙你要明白,转移性趣后,你一样能让他高潮,你一样能给他快乐,只是方式不同常规罢了。

  紫熙回道:听你这么一说,我好像有点想通了。好吧,为了表达我的歉意,我以后会买很多很多的高跟鞋,让他天天都有不同的高跟鞋舔。

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  tgod 金币 +3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2014-5-18 12:57UID3182027 精华0 原创7 贴 威望163 点 贡献248 值 赞助0 次 阅读权限100 在线时间545 小时 注册时间2009-3-2 最后登录2014-5-21 查看详细资料TOP作者的其他主题:

  【龙入红尘 】(未删全本)作者:色不得大师 【凌辱之一生性奴(校园,凌辱,痴女,女主视觉)】(1- 19完)作者: 山寨小笼包 【脚底烂泥】(全)作者:不详 【贱奴,跪下舔我的脚】(1-3篇全)作者:简爱 【简爱虐恋自传系列】(1-8)作者:简爱 【驾校的暴戾老师】(1- 6完)作者:蔷薇宫主表情

  喜怒哀乐

  General Moderator

  众生之像

  帖子2658 积分1393 金币26600 枚 金镑7 个 感谢895 度 推广0 人 注册时间2009-3-2个人空间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当前离线 2楼 大 中 小 发表于 2014-5-18 11:00  只看该作者杨雅不无担心的回道:紫熙,不要再反复了好吗?如果让他熬过剩下的六十天,你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跟他离婚,我们会很被动的。

  【不会了。】紫熙回复道:我以后会按你说的方式对他好的,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补偿吧,如果他真的快乐的话。

  杨雅回道:紫熙,如果你以后还记得今天的话,要多给他舔穿在你脚上的高跟鞋。你要记住,他想亲热的不是高跟鞋,而是留有你气息的高跟鞋。

  紫熙回道:为什么你总要提醒我记得今天的话,你觉得我会忘记今天的话吗?

  杨雅回道:到了那一步,你就是他的主人了,他只是你的一条狗而已。无论主人怎么对她的狗,狗都不会离开主人的,久而久之,你就不会再在乎他了。

  紫熙回道:就算我不在乎他了,舔鞋的机会还是会给他的。

  杨雅继续回道:再过十天,他还不来求你的话,你就应该主动了。

  紫熙回道:好的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十天后

  老实说,这三十天,我过得很不容易,只能依靠冷水澡才能勉强抵御如潮水般袭来的性欲。

  今天,紫熙穿着一双我为她挑选的高跟鞋,这是一双黑色漆皮的防水台高跟鞋,鞋很漂亮,穿在紫熙的脚上更漂亮。

  当这双高跟鞋陷入眼帘的时候,我正在自己的办公室。虽然我位高权重,但紫熙是可以自由出入的,因为她是我老板的女儿。

  【老公~】关门并反锁,紫熙娇滴滴的摇晃着手中的钥匙。

  【呃 】我有些招架不住的说道:【现在是上班时间,你进来没关系,不要锁门啊。】

  【我帮你请好假了。】紫熙说道:【怎么,我的玩具也不想我了吗?】【如果我没记错了话,你的那个好像就在这几天。】我说道:【我想你也想不到啊。】

  【切,你以为我是来勾引你的吗?】紫熙说道:【我是来检查我的玩具的,万一憋残了怎么办?】

  天啊,万一被人撞见我戴贞操锁的事情,我还有脸见人吗?虽然是替紫熙他爸打工,但我在业内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怎么丢得起这个脸,我有些惊慌的说道:

  【你 你打算在这里?】

  紫熙没有理会我的话,她仪态万方的来到我身边,抬腿坐在了我的办公桌上。

  接着,她不由分说,直接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了我的两腿之间。

  我暗叫大事不好,禁欲三十天的我哪经得起她这么折腾,我说道:【老婆,你这样让我怎么坚持剩下的五十天啊。】

  紫熙一边摇晃着钥匙一边说道:【想不想出来透透气?】我刚想说不,紫熙软声撒娇道:【老公,人家心疼你嘛。】【好吧。】我点了点头。

  【哼,看你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,忘了上次跪地磕头求我的可怜样儿了?】紫熙收回性感的玉腿,起身用手解开了我的皮带。

  在打开贞操锁的过程中,我的JJ按耐不住的一柱擎天了,紫熙笑着问道:

  【江洲,你对我脚下的高跟鞋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呀?】【哪有?】我立刻否认,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,我不是恋足者,怎么可能对她的鞋有特殊嗜好。

  紫熙说道:【我还没踩到你的JJ你就硬成这样了,还说没有特殊的嗜好?】我说道:【我都做三十天和尚了,你这么一拨弄,我能不硬吗?】紫熙随随便便看了看我的JJ,点头说道:【嗯,没有什么问题,戴上吧。】【什么,你就这么给我戴上了?】我睁大了眼睛说道:【老婆,我一时半会儿消不了火,这样戴很疼的,你先让我解决一次再戴,行不行?】紫熙伸手撸了撸我的包皮,问道:【怎么解决?】【我 】我说道:【我去卫生间。】

  紫熙断然拒绝道:【不行,这里没有私人卫生间,万一被人发现了,别人会说我坏话的。】

  【嘿嘿。】我笑着问道:【好老婆,再帮我一次行不行?】【行啊。】紫熙笑着反问道:【你该知道规矩了吧?】我非常不情愿的说道:【啊,你又让我给你下跪?】【还有磕头哦。】紫熙说道:【老公给老婆下跪磕头有什么大不了的,再说,你又不是第一次给我下跪磕头了。】

  【好吧。】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,已经跪过了,不在乎多一次。

  紫熙站直了身子,不紧不慢的说道:【跪吧。】不得已,我又跪在了紫熙的面前,我说道:【求老婆开恩,帮我一次吧。】居高临下的紫熙低头看着我仰望她的脸,说道:【给我磕十个头,我就答应你。】

  【什么,这么多?】我忍不住抗议道。

  【我的玩具已经在哭着求我了,你就别死撑了。】紫熙低头瞧了瞧我的JJ,说道:【你内心其实很想给我磕头吧,你看它痛哭流涕的样子。】十个就十个吧,我立刻弯下腰,在紫熙脚下磕了一个响头,但是,我的头才刚刚着地,一个重物就压住了我的头顶。

  我的天,紫熙居然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我的头,这怎么行?可是,如果我强行抬头,紫熙摔跤了怎么办?无奈之下,我只能软言相求道:【老婆,我求你了,给我留点尊严行不行?】

  这次,老婆并没有为难我,她移开脚说道:【先别磕头了,让我看看你的反应。】

  不看都知道,我又在老婆面前丢人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当老婆用鞋底将我踩在脚下的时候,我JJ勃起的频率突然就加快了。紫熙说道:【我只是踩了你一脚,你的JJ反应这么强烈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】我说道:【我都憋30天了,你一碰我的身体我就会强烈,跟部位没有关系啊。】

  【江洲,你是不是喜欢我脚上这双高跟鞋?如果你老老实实承认的话,也许 】紫熙接着说道:【也许我能让你得偿所愿呢?你看看,你看看,我的鞋一放到你的JJ下面,你JJ 的滴水速度立刻就加快了 哎呦,都滴到我的鞋面上了,恶心死了,你得给我擦干净。】

  紫熙不由分说,提起高跟鞋就往我大腿内侧的裤腿上蹭。大腿内侧是敏感部位,她这一蹭,我的JJ立刻有了反应,那叫一个乱颤。

  事实上,我的内心也很想让紫熙用高跟鞋的鞋面亲密接触我的JJ,但男人的尊严不允许我这么做。我一边退开一边生气的说道:【我一个大男人都给你下跪磕头了,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。】

  【哟,生气了。】紫熙看着仍然跪在她面前的我,笑着说道:【生气了还跪在我的面前,你倒是拿出点大男人的气概来呀。】【你!】我作势就要起身,紫熙连忙上前按着我说道:【老公,人家在跟你开玩笑嘛。】

  说完话之后,紫熙轻轻的拉起了我,她接着说道:【好了,别生气了,不想磕就不要磕了,坐下吧。】

  紫熙将我按坐在老板椅上,自己随后坐上了办公桌,她把穿着高跟鞋的脚伸到半空,说道:【帮老婆脱鞋总可以吧。】

  我问道:【你 你又要用脚踩我的JJ?】

  【这样难道不舒服吗?】紫熙向我抛了个媚眼,她说道:【而且,这样还可以看到我的脸哦。】

  紫熙看我不说话便自己动手脱去了高跟鞋,她今天穿着中粗格黑色丝袜,透过丝袜,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脚趾上的紫色指甲油。紫熙说道:【知道老公爱干净,刚刚用牛奶洗过的呢,你闻闻,是不是还有一股奶香味。】紫熙有点小小的洁癖,她的脚一直很干净,即便有味道,那也是皮革的特殊香味,就卫生角度来讲,我是能够接受的。当然,这里面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,我的JJ已经被她的丝袜脚踩射过一次,第二次就不那么敏感了。

  因此,当她把脚伸到我两腿之间的时候,我丝毫都没有要反抗的意思,她那秀美的丝袜玉足轻而易举的踩上了我的JJ.因为居高临下的原因,紫熙可以轻易的掌握力度,没过多久,我就摸到了天堂的门边。

  【来,乖老公,把脸凑过来。】紫熙甜甜的笑道。

  我依言把脸凑到了紫熙跟前,她用手指轻轻踮起我的下巴,用委屈的表情说道:【刚刚是老公先凶我的。】

  紫熙在说这话的时候,脚下并没有【要挟】我,这让我好过了不少,我随即道歉道:【老婆,对不起。】

  【那你认罚吗?】紫熙又拿起了高跟鞋。

  【认罚认罚。】看到紫熙手中的高跟鞋,我马上用商量的语气说道:【别罚我舔鞋底了,行吗?】

  【好吧,我不逼你。】紫熙说道:【赏罚要分明,我也有错,我先自罚,然后再是你。】

  看完紫熙的自罚,我知道,我又上她当了,她居然把高跟鞋的鞋口放在自己的鼻子边深深的闻了闻内里的味道。之后,紫熙把高跟鞋的鞋口对准了我,她说道:【乖,快到我的鞋里来。】

  我屏着呼吸把鼻子凑到了她的鞋口。

  【你敢使诈!】紫熙把整个高跟鞋按在了我的脸上,就在她左右摇晃高跟鞋不停使劲迫我闻味道的时候,我又不争气的一泻千里了。

  【呵呵呵。】紫熙大笑着说道:【上次舔我的鞋底舔到射,这次闻我的鞋里闻到射,你敢说对我的高跟鞋没有特殊的嗜好?】射,是一种解脱,我终于恢复了底气,我说道:【你少冤枉我了。】【很多特殊嗜好是隐藏的,你觉得你没有,那是因为你没发现。】收拾完毕后,紫熙说道:【自觉的戴上贞操锁,晚上把钥匙交给我,知道了吗?】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下午,城郊一栋别墅,紫熙和杨雅正在交谈。

  紫熙说道:【我今天又惹他生气了。】

  杨雅说道:【这种事情好比温水煮青蛙,加热太快,青蛙肯定会蹦的。】【呵呵。】紫熙笑着说道:【他越是犟,我就越想调教他,他要什么都听我的,那就不好玩了。】

  杨雅说道:【这一次破防很重要,他再难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了。】紫熙问道:【你这么肯定?】

  【你忘了我是心理医生吗?】杨雅说道:【不出三天,他肯定会来求你的,这一次该升温了。】

  紫熙问道:【怎么升温?】

  杨雅说道:【不要满口答应,也不要一口回绝,往后推三天,然后穿上这双鞋。】

  说完话,杨雅拿出了一个盒子,紫熙打开盒子一看,里面是一双水晶高跟凉拖,杨雅接着说道:【这次不能再用脚了,这样容易把他的性趣转到你的脚上。】【这是从脚到鞋的转移,对吗?】紫熙问道。

  杨雅点头说道:【是的。】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苦苦的憋了30天,因为紫熙的一次心软而全线崩溃,仅仅过了四天,我就忍不住了。第五天清晨,我早早起床为紫熙做了一顿丰富的早餐,紫熙起床洗漱完毕后走进餐厅,看到桌上的早餐,她笑着说道:【有个老公真好。】看到紫熙早餐吃得差不多了,我把她要穿的高跟鞋拿到了餐厅,我说道:

  【老婆请换鞋了。】

  【哦,放下面吧。】紫熙示意我把她的鞋放到餐桌下。

  这一放下,我就再也起不来了,我这么讨好她实在是有求于她啊。

  【老公,就算你喜欢我这双高跟鞋,也不用给它下跪吧?】紫熙又开始捉弄我了。

  我抬头看着紫熙,说道:【老婆,我想求你一件事情。】紫熙低头看着我,说道:【什么事能让你这么讨好我,说吧。】我说道:【帮我打开贞操锁好不好,就几分钟。】紫熙脱掉拖鞋摇晃着丝袜脚说道:【老公帮我换一下鞋。】既然是下跪求她,中途就不能起来了,我只能跪在地上给紫熙换鞋,穿上鞋后,紫熙交叉双脚,将一只高跟鞋的鞋底对向了我,她问道:【对了,你给我拿鞋的时候,有没有帮我擦一下啊。】

  这个 真没有,我只能摇头,紫熙轻描淡写的说道:【舔。】【这 这要求实在太过分了。】我立刻说道:【紫熙你不能这样对我。】【不舔就算了。】紫熙抬脚站起了身,来到我身前的时候,她伸手勾起我的下巴,说道:【傻瓜,你还不明白吗?我不是想逼你用舌头给我舔鞋,而是想拒绝你,因为我要赶时间。】

  看着紫熙远去的背影,我非常的郁闷,我白给她下跪了。

  走到门口的时候,紫熙回头对我说道:【老公,谢谢你给我准备的早餐,我明天有时间,表现好一点哦。】

  第六天,当我去求紫熙的时候,她又没有答应我。不幸中亦有万幸,她并没有彻底的回绝我,而是让我每天求她一次。相比苦苦的压抑性欲,这其实也是一种煎熬,我每天都有希望,却不知道哪天会成功。

  第八天,当我下班回家的时候,紫熙正坐在沙发上,她脚上穿着一双很漂亮的水晶高跟凉拖,底很厚的那种。此刻,她的双脚都搭在茶几上,窄小的黑色鞋底正对着我,我能清晰的看到她鞋底的纹路。

  【老公,站在那里别动。】紫熙没有抬头看我,低着头说道。

  【怎么了?】我站在了原地。

  紫熙说道:【你可以跪下来求我了,今天希望很大哦。】事实上,在答应与不答应之间,紫熙的态度也是有迹可循的。如果她不答应我,就不会过分的刁难我,如果她开始刁难我了,那就是我的机会了。经过这三天希望与失望的交替,我早已欲火焚身,今天的希望如此之大,我哪还敢怠慢,扑通一声,我乖乖的跪在了原地,我说道:【求老婆开恩。】紫熙还是没有抬头看我,她说道:【眼睛看着地面,不许抬头,慢慢的爬过来。】

  【老婆。】我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道:【你不能太过分啊。】下跪、磕头这种事情,只要有过一次,在紫熙眼里,我就是一个给她下过跪,磕过头的人,多跪多磕就无所谓了。但是,爬过去是先例,不能轻易的开啊。

  【我想到了一种新玩法,为你独家现场直 】—紫熙一边编辑手机短信一边说道:【老婆怎么舍得逼老公呢,不爬过来的话,等我下次心情好的时候再来求我吧。】

  跪也跪过了,磕也磕过了,爬不见得比前两者更难堪,在欲火的逼迫下,我给自己找到了理由,我低头看着地面,慢慢的爬向了紫熙。

  直到这一刻,紫熙才开始抬头看我,而我却看不到她,我也不知道她的手机正在拍摄我爬行的过程。当我缓缓的爬到茶几边,快要挨到紫熙的小腿时,我的头刚刚抬到一半,紫熙脚上的水晶高跟凉拖就重重的踹上了我的头,她非常生气的说道:【贱货,谁让你抬头的!】

  尽管紫熙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捉弄我,但她从未像今天这样冲我发脾气,她下脚好狠,语气好重。换做以前,我肯定会因此而生气,可是现在,我心中却没有一点的怒意。我真的有点受不了自己了,为什么紫熙踩我头的时候,我的JJ会有反应呢?唉,这该死的贞操锁!

  怒胀的JJ急需解救,我不得不逆来顺受,我说道:【老婆,对不起,我错了。】

  【该不该罚?】紫熙的声音自我的上方传来。

  我立刻说道:【该罚,该罚。】

  紫熙接着说道:【把脸贴在地毯上。】

  【这个 】我讨价还价的声音尚未出口,紫熙的水晶高跟凉拖就踹上了我的脑袋,连踹三脚后,我的脸服服帖帖的贴上了地毯。

  紫熙接着说道:【让你把脸贴在地毯上不是罚你,是让你把脑袋调整到适合我垫脚的高度而已,你不会拒绝吧?】

  依照紫熙今天的刁难程度,待会儿她肯定会答应我,为了即将到来的成功,受点委屈也是值得的,我连忙说道:【不会。】此时,紫熙的手机短信来了,当然,我是听不到的,发来短信的是杨雅,她道:看到视频了,进程相当的快,他越来越贱了。

  紫熙编辑短信回道:好险,差点就被他看到我在用手机拍他了。

  杨雅回短信道:还是不要拍了,被发现会影响计划的。

  【嘿嘿。】紫熙打了一个偷笑的符号,她输入短信道:如果不是这样,我还真不知道他已经贱到这种地步了。刚才看到他要抬头,我一时着急忘了分寸,狠狠的踹了他脑袋一脚,还骂他是贱货。

  紫熙发送完毕,杨雅那边很快回复道:他没有生气吗?

  紫熙得意洋洋的回复道:他不但没有生气,还一个劲儿的向我道歉呢,你说他贱不贱?

  杨雅回复道:那他现在在干什么呢?

  紫熙低头看了看脚下踩着的脑袋,一边蹬脚一边回复道:还能干什么,像死狗一样被我踩在脚下一动不动呗。

  杨雅稍后回复道:他绷着的那口气被你踩泄了,再无力坚持10天以上的禁欲,已经接近崩溃了。

  紫熙回道:你说,我现在让他舔我的鞋底,他会拒绝吗?

  很快,杨雅那边来了回复—先解开贞操锁,给他升升温。

  紫熙抬起鞋跟往下跺了跺,问道:【我又想给你解开贞操锁,又想继续用你的头垫脚,你说怎么办呢?】

  我的天,她终于答应了,我立刻说道:【把钥匙给我,我能解开。】紫熙把钥匙往地上一扔,说道:【钥匙掉地上了,你自己摸吧。】就这样,被紫熙踩在脚下的我不得不伸手四处瞎摸,这个拙劣的动作再次进入了她的摄像头。也许是为了向杨雅炫耀吧,紫熙变换着角度在我上方肆意的抓拍着照片,她甚至把手机下移到脚边,给自己的水晶高跟凉拖拍下了多张特写,当然,我的脑袋成了高跟鞋不可或缺的陪衬品。

  在紫熙发送照片的时候,我终于摸到了钥匙,因为脑袋还被紫熙踩在脚下,我不得不崛起屁股空出位置开锁,看到我扭曲狼狈的样子,紫熙一边笑着摄像一边问道:【老公,我这么踩着你,你会不会生气呀。】枷锁即将打开,JJ马上就能重获自由,我哪敢惹紫熙生气,我忙说道:

  【不生气,不生气。】

  【那你是不是很喜欢被我踩呀?】紫熙接着问道。

  【是的。】我回答道。

  【是什么是!】因为我刚才没有坚守住底线,紫熙再不担心我会生气,脚下的动作也变得过分了,她踮起脚尖来回转动着鞋跟说道:【说清楚一点。】【我 】此时的我已经找到了锁孔,成功在即,早就把男人的尊严抛到脑后了,我说道:【我很喜欢被老婆踩,老婆踩得我好舒服。】【舒服是吧?】紫熙移开了我头上的高跟凉拖,她说道:【求我。】我当然不喜欢被紫熙踩在脚下,可是,如果我不求她用脚踩我,我不但会失去这次释放的机会,还会失去以后的机会。对一个正常男人来说,48天射三次哪够啊,我不得不顺着紫熙往下说,我说道:【求老婆开恩,继续用脚踩我吧。】【不是脚,是鞋底,我一直在用鞋底踩你的头,懂吗?】紫熙说道:【继续求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。】

  我马上组织语言说道:【我一直渴望女神用高贵的鞋底踩我的头,求女神成全。】

  【这次可不是我逼你,是你低声下气求我用鞋底踩你的。】紫熙抬起脚,把水晶高跟凉拖放在了我的头上。

  【嗯 】紫熙把手机移到脚边拍了又拍,说道:【你以后要勤洗头,别把我的鞋底踩脏了,知道吗?】

  【知道知道。】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终于打开贞操锁了。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龟头,结果令我非常的难堪,那里真的在流水。紫熙在用鞋底踩我的头,我的JJ居然会因此而坚硬流水。

  把刚刚拍下来的视频发给杨雅后,居高临下的紫熙看到了我摸JJ的举动,她问道:【你在干什么?】

  【没 没干什么。】我赶紧缩回了手。

  【明明在打飞机,还敢说没干什么。】紫熙笑着说道:【哼,打飞机都要被我用鞋底踩着头打,你就这么迷恋我的鞋底吗?】【哪有。】我立刻辩驳道:【射得太少,容易激动而已。】【舔我的鞋底都能舔射精的货色,还有什么好狡辩的。】紫熙说道:【看你这么可怜,我就勉为其难的踩着你吧,你继续打飞机,我想看看你在我脚下射精的样子。】

  啊,紫熙要我在她脚下打飞机,这怎么行?我立刻说道:【老婆,老公憋得这么辛苦都是为了证明对你的爱啊,求求你,给我留点尊严好吗?】听到我的话,紫熙的脸色微微一变,她说道:【差点忘了,我应该对你好一点的,你起来吧。】

  此时的紫熙已经觉得,移开高跟凉拖不踩我的脑袋就算对我好了。

  紫熙解除了我头上的束缚,我重新跪起了身,见状后的紫熙笑着说道:【现在这么喜欢给我下跪了吗?】

  咦,对啊,她没有叫我下跪啊 我非常尴尬的站起了身,紫熙翘着脚上的水晶高跟凉拖,问道:【要我帮你吗?】

  我低眼瞄了瞄紫熙穿在高跟鞋里的秀美赤足,心想,她今天终于不穿丝袜,要用赤脚踩我的JJ了吗?被踩射了两次,我对紫熙喜欢脚踩JJ的习惯已经不再抵触,便说道:【谢谢老婆。】

  【你这样让我怎么帮你啊。】紫熙说道:【把裤子脱了。】【好好。】我陪着笑脸快速的脱下了长裤。

  看我没脱短裤,紫熙说道:【还留着短裤干什么,害羞啊。】我脱掉短裤后,紫熙接着说道:【跪下。】

  赤裸着下身的我老老实实的跪在了紫熙面前,为了方便紫熙,我把两腿岔得很开,紫熙笑着说道:【真自觉。】

  说完了话,紫熙把穿着高跟鞋的脚伸到了我的胯下,因为她穿着透明的凉拖,脚与鞋的分界很模糊,这降低了我的敏感度,我自然不会反对。

  紫熙先把自己的脚深陷入我的两腿间,再缓缓的上抬,她的大脚趾很快便抵在了我的肛门上,我身体微微一颤,口中发出了一阵呻吟。

  【求我。】紫熙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表情变化,说道:【求我继续往里插。】【啊 啊 】被紫熙用脚趾插肛门的感觉虽然很爽,但我并不希望她继续,这种羞辱是我无法接受的。

  【哦 】紫熙的脚趾又往里插了一点,她说道:【你难道不想吗?】【我 】我这话还没有出口,紫熙便用严厉的口吻命令道:【求我!】哇,这种感觉真的好爽,我忍不住妥协道:【老婆,我求求你了,继续往里插吧。】

  【想得到美!】紫熙单脚后移,脚趾脱离了我的肛门范围,她说道:【那么脏的地方,用鞋跟插我都觉得恶心。】

  紫熙的脚继续后移,脚趾顺着我的JJ根部向上移动,这个过程一样很爽,我的天,我感觉自己都快飞起来了。

  因为水晶高跟凉拖的底很厚,所以,紫熙的脚趾无法碰到我的龟头,我的龟头经过鞋的前端,最终触碰到了紫熙的鞋底。因为这中间有一个自然的过程,因为我的兴奋,我忘记了抵触,紫熙顺利的完成了从脚到鞋的过渡。

  此时,我的马眼正在不停的向外分泌透明的黏稠液体,紫熙的鞋底稍一抖动,液体就顺着我的JJ往下淌,一直淌到我的JJ和紫熙的鞋底之间。

  【你的JJ很喜欢被我用脚踩呢,你看看,好多的水,要我继续吗?】紫熙问道。

  【呃 这个 】我有些为难,紫熙说道:【老公,这不是我在践踏你的尊严,而是我们一起玩的情趣游戏。促使你给我下跪磕头的是你的性欲,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关系,更不是人格侮辱,你懂了吗?】紫熙一边说话一边抖动脚上的高跟凉拖,更多的液体流淌到她的鞋底。与此同时,她这话也说动了我,是啊,给老婆下跪,给老婆磕头,被老婆用鞋底踩头,用鞋底踩JJ 所有的这些都只是情趣游戏,我是在向我的性欲低头,而不是在向老婆低头,她也不会认为我下贱的。想到这里,我连忙说道:【求老婆继续。】紫熙的鞋底完全踩在了我的JJ上,我甚至感觉到了她鞋底的纹路,她问道:

  【继续什么?】

  【求老婆继续用鞋底踩我的JJ.】我找到了心里的平衡,却失去了现实的平衡。

  紫熙的脚上下移动,鞋底的纹路刺激着我包皮上的每一个细胞,经过数次的忍辱负重,我终于来到了天堂的门口。

  【你知道我现在在用什么踩你的JJ吗?】紫熙一边挪动脚上的水晶高跟一边问道。

  【鞋底。】人一旦给自己找到理由,便会失去应有的坚守,我彻底的迷失了。

  【爽不爽?】紫熙再次问道。

  我非常享受的答道:【爽 爽 】

  【我的鞋底高不高贵?】紫熙继续诱导。

  我已经深深的滑入了黑幕,我说道:【高贵,高贵无比。】紫熙接着问道:【愿意舔我的鞋底吗?】

  【这个 】我说道:【老婆,我求 】

  【嗯?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紫熙就停下了脚上的动作,她说道:【江洲,你愿意舔我的鞋底吗?】

  【我 】事实上,紫熙鞋底的纹路带给我的刺激比丝袜脚更大,为了继续这种刺激,我不得不违心的说道:【我愿意,愿意!】【愿意就好。】在继续脚上动作的同时,紫熙脱下了另一只水晶高跟凉拖,她把高跟凉拖递到我的面前,说道:【满足你这个变态的欲望,拿去舔吧。】【是!】我双手接过紫熙的高跟凉拖并把鞋底对着我的脸,然后,我伸出舌头舔起了她的鞋底。

  【用力舔,舔干净一点,我看着呢!】紫熙一边说话一边加速脚下的力度和速度,刺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即将高潮的我,脸上充满了兴奋,似乎是在享受舔鞋底的过程。

  紫熙单手托着香腮,看着被自己的鞋底踩着蹂躏的JJ,看着我为她舔鞋底时的兴奋模样,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。

  越是临近高潮,我就越是卖力的舔着紫熙的鞋底,到了最后,我甚至把整个舌头都贴在了紫熙的鞋底上,一次从头到尾的长舔,我的JJ颤抖着射精了,精液一直射到了我手中的高跟鞋上,这是多么兴奋的一次高潮啊。

  【好了,别舔了,我知道你喜欢舔我的鞋底了。】紫熙笑着把脚伸到了我的面前,她说道:

  【把鞋给我穿上。】

  我伸出双手为紫熙穿上了水晶高跟凉拖,她起身跺了跺脚,踩着性感的水晶高跟凉拖离开了,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,她回头对我说道:【自觉的戴上贞操锁,不许偷偷的打飞机,知道了吗?】

  【知道知道。】我一边穿内裤一边说道,事实上,我一直在信守自己的承诺,未经紫熙的允许,我是不会射精的。

  走进书房后,紫熙打开了电脑,登陆 ,杨雅那边很快便发来了信息,她道:怎么样,他肯为你舔鞋底了吗?

  紫熙回道:嗯,舔了,还舔得很投入呢。

  杨雅回道:这回,你总该相信我的性趣转移论了吧?

  紫熙回道:看着他为我舔鞋底时的享受模样,我终于放心了,只有他真的快乐,我才会真的安心。

  杨雅回道:还不是真正的快乐啦,JJ硬了才舔鞋底跟舔了鞋底才硬是两回事,只有到了他看到你的高跟鞋就兴奋,舔着你的鞋底就硬的时候才算成功。

  紫熙问道:到了那时候,他舔着很脏的鞋底也会硬吗?

  杨雅回道:那时候很脏的鞋底就是现在没有化妆的你,你说他会硬吗?

  【呵呵。】紫熙打了一个微笑的表情,她道:他还真容易满足,看来,我以后的鞋底清洁工作就可以交给他的舌头了。能给他快乐还能方便自己,真好。

  杨雅回道:以后不要穿凉鞋了,最好还是从此以后不要再让他看到你的脚。

  紫熙回道:不看到我的脚,他对我的鞋还能有性趣吗?

  杨雅回道:他越看不到你的脚就会越想你的脚,想不到你的脚就会想你的鞋,到了最后,他的性趣会完全的转移到你的鞋上,你不让他舔,他会跪着爬着来求你给他舔的,就像现在他下跪磕头求你打开贞操锁一样。

  紫熙回道:我懂啦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极度兴奋的时候,为紫熙舔鞋底倒没什么感觉,但事后的我很快就后悔了,我毕竟是一个有自信要面子的男人,怎么能给老婆舔鞋底呢,万一被别人知道了,我还有脸见人吗?因为这种思想,这一次,我坚持了七天的时间。但是,到了第55天,我实在受不了了,晚上,一听到紫熙开门的声音,我就来到了大门边。

  在公司,我是设计方面一把手,工作可以拿回家做,着装方面没有限制。紫熙是高级行政人员,是要穿OL职业装的,紫熙今天穿着长裤职业装,脚下踩着一双漂亮的紫色绒面细高跟鞋。关上门后,紫熙刚刚转过身,我就跪在了她的脚下。看着跪在地上的我,紫熙笑着问道:【怎么,开始下跪迎接我回家了吗?】我仰望着紫熙那张精致如玉的脸,央求道:【老婆,我实在忍不住了,求你,让我打开贞操锁好不好?】

  【唉,老公,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?】紫熙摇着头说道:【说好的一百天,这才刚过去一半的时间,你前前后后都求我好几次了。】【我 】我伸手抱着紫熙那修长的美腿,说道:【求求你了,老婆。】【嗯 】紫熙想了一想,说道:【唉,真拿你没办法,松手吧。】我立刻松开了手,紫熙伸出右脚,高跟点地抬起脚尖对我说道:【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哦。】

  【你 】我看着面前这只小巧玲珑的高跟鞋,说道:【紫熙,你要我给你舔鞋?】

  【不是舔鞋。】紫熙得意的转动着脚下的高跟鞋,说道:【是舔鞋底。】【我 】我继续央求道:【老婆,能换一种方式吗?】紫熙取笑我道:【怎么,你喜欢舔我左脚上的这只高跟鞋呀?】我抬头说道:【老婆,还是磕头吧。】

  老婆伸手拍了拍我的脸,说道:【那你继续忍着吧,忍到你愿意给我舔鞋底了为止。】

  紫熙摸着我的脑袋离开了,剩下孤单无助的我。我转眼看着紫熙的鞋架,那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高跟鞋,如果我舔了第一双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第二天,第三天 接下来的七天,我不求紫熙则以,一求紫熙,她就要求我给她舔鞋底,因为有约在先,我不能强求,只能苦苦的支撑。

  到了第九天,一浪高过一浪的欲望完全主导了我的思维,以前坚持禁欲的方式再也没有了效果,我真的崩溃了。

  舔鞋底就舔鞋底吧,这是正常的性欲驱使,紫熙不会因此而看不起我的,我暗下决心,今天一定答应紫熙的要求。但是,紫熙下午的一个电话彻底击碎了我的梦想,她要去香港处理公司港股上市的事情。

  身为公司高层,港股上市的事情我是知道的,前期赴港的名单中就有紫熙,但她推掉了,这一次应该是那边的急调。

  主动禁欲是谋而后动,被动禁欲是突如其来,这种滋味格外的难受,苦苦支撑六天后,我都快疯了。前三天,我天天都给紫熙打电话,我希望通过听见她的声音来减缓我的冲动,但这种方法如同饮鸩止渴,只能让我的性欲波动更加强烈。

  后三天,一听到大门外的汽车声,我就会冲到门口,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。

  第七天下午,我回到家中,为了降下撩人的欲火,脱光衣裤后,我走进卫生间拧开了水龙头。就在这时候,屋外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,愣了一下之后,我马上意识到,这是紫熙的车,我的女神回来了!

  我擦干水渍刚穿上内裤,大门外就传来了开门声,没有错,是紫熙。我拉开卫生间的门,刚好看见紫熙推门而入,没有其它人,顾不得穿上衣裤的我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卫生间。

  关上大门,转过身来的紫熙还没来得及挪动脚步,我已经跪在了她的面前,仰望女神,我可怜兮兮的说道:【老婆,你回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啊。】【人家想给你一个惊喜嘛。】紫熙低头看着脚下的我,说道:【江洲,你怎么了?】

  【老婆,我 我求 老婆,我给你舔鞋还不成吗?】我俯身低头,急不可耐的伸出舌头舔上了紫熙的鞋面,紫熙今天穿着一双绿色的漆皮高跟鞋,银色的金属高跟,鞋尖细而长,整个鞋面光滑如镜,舔起来非常的舒服,通过舌头,我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紫熙美脚的温度。

  紫熙看着跪在脚下,虔诚为她舔鞋的我,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,她撒娇道:

  【哎呀,老公,这鞋今天走了很多路呢,很脏的。】【不脏,不脏。】随着JJ的膨胀,我舔得更卖力了。

  看着在她脚下拼命为她舔鞋的我,紫熙却收回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,她抬脚踩着我的脑袋,说道:【行了,别舔个没完没了的,人家都快累死了,有什么事情,等我坐下再说。】

  我连忙应声道:【是是是。】

  【以后要乖一点,知道了吗?】紫熙用鞋跟点了点我的头,抬脚走向了客厅。

  对,今天要表现好一点,我紧跟着紫熙的步伐,爬着随她来到客厅的沙发前,紫熙矮身坐上沙发,将两脚放在了茶几上。我不等她吩咐,自觉的跪行到她的脚边,看着她那长尖桃形的鞋底,我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舔了上去,紫熙的鞋底是没有纹路的黑色光滑底,很容易舔干净,我很快就舔完了其中的一只。

  【抬起头来,让我看到你舔我鞋底时的表情。】紫熙威严的命令道。

  【是。】我把脑袋压低,以最低的角度继续舔

百站百胜: